<sup id="eemsk"><tr id="eemsk"></tr></sup>
<rt id="eemsk"></rt><tr id="eemsk"><optgroup id="eemsk"></optgroup></tr>
首頁-->走進林州-->文化藝術-->文學園地
花開七十年

 

】作者:  來源:林州市新聞中心   時間:2019-07-04 21:47:44  瀏覽 人次

  ■市一中高二(13)班  張蘇芳

   

  品一盞香茗,煙霧繚繞中感悟祖國七十年滄桑巨變物換星移;倚一把涼椅,螢火蛙聲中聽長輩將那七十年光陰娓娓訴說;鋪一案紙筆,濃墨重彩中將祖國七十年崢嶸歲月表里河山勾勒成畫。七十年花開,祖國平地萬丈高樓拔地而起,改革春風吹遍大江南北,七十年花落,愿攜子之手同我齊追時代潮流,體味家鄉變化。

  槐花香暖祖輩愁

  聽祖母回憶起那些塵封在上世紀黑白老照片中的故事,所有苦難與悲愁經歲月沉淀,釀成一壇醉人的槐花酒。

  當年的她,不過是個二十出頭、笑靨如花的姑娘,經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許給了鄰村的祖父。出嫁當天,在那個年代,接親的不過就只有一輛雇來的手推車。祖母心疼車夫,半路便下了車,踩著親手縫制的紅色繡花鞋走到了祖父家,連腳都磨出了水皰。當年的日子苦啊!人人家里都窮,家家孩子喊餓,祖母生育了五個孩子,為謀生路成天跟著祖父磨豆腐賣豆腐,經商賺錢,苦了大半輩子。碰到饑荒年,村東頭的槐樹便成了村里人的救命樹, 摘下洗凈的槐花,經簡單蒸煮就是當時一道美味的吃食。祖母常說:“現在的日子好啊!”誰家嫁娶必有萬響鞭炮十里紅妝,迎親的車隊排滿了整個街道。商店里的各色商品琳瑯滿目,國家大刀闊斧地開展鄉村“菜籃子工程”,人們不再缺衣少食,吃穿用度有了很大改善,槐花成了飯桌上調劑生活的菜肴。

  又是一年槐花盛開,那浸潤祖輩幾十載苦難歲月的槐花香,一縷一縷彌散于時間的荒野,甘徹心扉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梨花情系父輩落滿地

  陽春三月,這潔白無瑕的精靈便攀上了枝頭,“千數萬樹梨花開”,花間氤氳著父輩奮斗而純真的別樣年華。撿拾起迷失在時光年輪里的一片梨花瓣,上溯回二十年前。

  那時正是高考盛行的年代,誰家出了個大學生就是光耀門楣,轟動十里八鄉的了不起的大事。父親自小聰慧(祖父曾教他學開三輪車一點就通,為此還高興了很長一段時間),又是家里為數不多的男丁之一,自然而然成了全家人重點培養關注的對象。當時為了供父親讀書,祖父逼不得已讓兩個小女兒輟了學。上中學只能去幾里外的小鎮上,父親唯一的交通工具,便是祖父的那輛破舊老式的高梁自行車。父親與同村的幾個小伙伴,日日穿行于狹窄坎坷的土路,無論是盛夏驕陽、寒冬臘月亦或是秋雨連綿、風吹雨打,都擋不住求學的那顆火熱燃燒著的赤子心,求學的鄉間小路上,灑滿了青春期的少年們如梨花般天真爽朗的笑聲。而如今的我,沿著父親的足跡走過了小學與中學,硬化的柏油馬路四通八達,往返于學校與家之間,有專門的公交大巴接送,國家貫徹九年義務教育,人人上學力爭上游。每每面對于我,父親總是充滿了如當年祖父對他一般的殷殷期望與希冀。

  父輩的求學之旅,化作梨花的一縷馨香,藏在那玲瓏小巧的花蕊里,陪伴晚輩一同成長。

   

  百花盛放吾輩看今朝

   “昨夜雨疏風驟,難斂今朝百花盛容。”祖國的花圃中象征團結的紫荊枝干緊緊依偎,不染不妖的蓮花于池中恣意綻放,雍容華貴的牡丹嬌艷起整個東方大國的華美。“萬類霜天競自由”,我們一出生,便享受著父輩祖輩幾十年櫛風沐雨、嘔心瀝血打拼來的成果。

  昔日破敗的小山村早已“舊貌換新顏”,呈現出一種摧枯拉朽的頑強生機與活力,早年頹敗之象銷聲匿跡。街道里隨處可見的“綠色環保衛士”守護村莊的潔凈,廣場上的健身器材,豐富了人民群眾的精神生活。上世紀名不見經傳的小漁村,也開發為遠近聞名的旅游景點, 唯見覆蓋蔥蘢綠意的小土坡上,幾株盛放的小野花,留住了舊時童年的回憶。

  華夏神州大地,百花爭奇斗艷,匯成永不凋零的春天,香滿世界。

  花開花落幾人回,花凋花謝等來年。花開七十年,父輩祖輩為祖國發展振興繼往開來;花落七十年,吾輩必將承前人之路成后世之師,謀祖國復興與繁盛,使我泱泱大國傲立東方,與天不老,日月同輝!

  輔導老師:李俊麗

   


 
政務頻道 | 紅旗渠頻道 | 旅游頻道 | 社會頻道 | 我的林州 | 版權與免責聲明 | 關于我們
主辦:中共林州市委 林州市人民政府 維護:林州市新聞中心 電話:0372-6282695
網站標識碼:4105810012 網絡:中國聯通林州市分公司 ICP備案序號:豫ICP備08001069-2號 訪問量:
欧美色-台湾综合网-青青草爱色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