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pptt7"></menuitem>
<var id="pptt7"><span id="pptt7"></span></var>
<cite id="pptt7"><span id="pptt7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pptt7"><noframes id="pptt7"><cite id="pptt7"></cite><cite id="pptt7"><span id="pptt7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pptt7"><noframes id="pptt7"><var id="pptt7"></var>
<cite id="pptt7"><span id="pptt7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pptt7"><span id="pptt7"><menuitem id="pptt7"></menuitem></span></var><ins id="pptt7"></ins>
<cite id="pptt7"></cite>
<ins id="pptt7"></ins>
<ins id="pptt7"></ins>
<cite id="pptt7"><noframes id="pptt7"><cite id="pptt7"></cite>
首頁-->走進林州-->文化藝術-->文學園地
我的村莊 我的家

 

】作者:  來源:林州市新聞中心   時間:2019-07-04 21:48:00  瀏覽 人次

  ■市一中  郭耀華

   小時候寫家鄉喜歡用這樣的句子:太行山腳下,紅旗渠畔。孩子的思維,純粹是為了和“名山名渠”拉關系,仿佛加上這幾個字,村莊便有了盛名,作文也就高大上起來。今天想想,我的村莊,有山有水,山環水繞,可不好地方!

  我小的時候,村莊也還小。主要區域在西北部,那里有小學,有居委會,是熱鬧地方。南邊也有房子,不過不成氣候。東邊仍是不毛之地,少有人去。村里的主干道是石子路,還算細碎的石子或密或疏地鋪在路上,雨天不致太過泥濘。小路是窄窄的泥土路,歪歪斜斜,高高低低,像人身體的毛細血管一樣,根據人們的需要,迤邐通向不同的地方。

  那時候村莊的路是不寂寞的。有人陪她。白天,人們或背著鋤頭,或推著小推車,在她身上一趟又一趟,還有蹦跳喧鬧的孩子,在她身上游戲。吃飯的時候,小路上盛滿了人。人們端著自家的碗,從家里,甚至從胡同的最里頭,走到路上。大家聚在路燈下面,草草吃完飯,便開始天南海北地侃。男人們聊些國家大事、歷史懸疑,女人們聊些家長里短、孩子公婆。孩子們是最快樂的,因為此時路面成為他們的舞臺,路燈是閃爍的霓虹,他們只管蹦啊跳啊,唱啊跑啊。這場盛大的晚宴直至滅燈才結束。

  現在村莊的路寂寥了許多。白天,有轟鳴的汽車馳過,人們坐在車里。有嘀嘀的電動車駛過,人們騎在車上。自行車不多見了,大路上走的人會不停地張望過往的車輛,看到熟識的人定要叫住捎走。人們忙忙碌碌地,經過這條路,去往一個一個目的地。晚上的路,更加寥落。冬天冷,人們窩在暖氣房里;夏天熱,人們呆在空調屋里。路燈瞪著紅眼睛,看著不合時宜的路。孩子們不見了,他們或者在補習班里,或者在電視機旁。

  以前的路窄,卻覺得寬。人們行路多用雙腿,至多兩輪車子。今天的路寬,卻覺得窄。人們出行多乘汽車,最少也是兩輪車子。

  我的村莊,她長大了。不再裸露自己的肌膚了,披上了柏油大衣。她會裝扮自己了,路兩邊栽上了冬青。格局越來越大,規劃越來越好,路也寬闊而平整。她由一個娃娃出落成時髦的少女了!她照著城里姑娘的模樣收拾自己,越來越俊俏了!

  可是啊,我卻懷念那個還沒有長大的她。那時候的她質樸、真實,不帶修飾,親切動人,就那樣以原始的姿態呈現給我們。我們在她身上奔跑,打滾兒,像一個個撒歡的綿羊。如今啊,她是那樣的完美精致,卻讓我近鄉情怯。我是應該為她的變化而高興,可心里卻生起了一股惆悵:我記憶中的家鄉永遠回不去了,童年的我們也永遠回不去了。

   


 
政務頻道 | 紅旗渠頻道 | 旅游頻道 | 社會頻道 | 我的林州 | 版權與免責聲明 | 關于我們
主辦:中共林州市委 林州市人民政府 維護:林州市新聞中心 電話:0372-6282695
網站標識碼:4105810012 網絡:中國聯通林州市分公司 ICP備案序號:豫ICP備08001069-2號 訪問量:
欧美色-台湾综合网-青青草爱色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