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頁-->走進林州-->文化藝術-->文學園地
    返回現場——讀《渠魂》一書有感

     

    】作者:  來源:林州市新聞中心   時間:2019-07-01 21:01:14  瀏覽 人次

      ■唐興順

      紅旗渠這個偉大的人造工程,歷經半個世紀的時代風雨和歷史變遷,現在已經作為一個客觀實體鑲嵌在太行山上,國家地圖因為它而多了一條代表水的綠線。與此同時,它也成為了一個偉大精神的發源地和發光體,現實中的人們在民族層面、國家層面,甚至國際和人類的層面上,多角度多方位總結和提煉它神秘的精神脈絡。一些關于它的概念,關于它的理論判斷,關于它的邏輯推理,已經大段大段地寫在教科書和一些思想理論讀本上。

      但是,當人們進入太行山,面對經由活生生的十數萬人之手修成的渠道,面對奔騰的渠水,面對已經凝靜如鐵的千里渠岸時,總會覺得對于它的任何理論概括似乎都有些無力,似乎都欠缺著應有的氣息和溫度。我讀李金芳、郝順才所著的《渠魂》這本書,感覺到它從一定角度彌補了這方面的不足。

      作者放下身段,深入民間,搶救性地采訪修渠人,讓他們親述當年經歷。一鱗一爪,一斑一點,有些可能非主流,不全面,只是某些個體的感受和見聞,但正是他們述說的那些旮旯里的情節,帶著我們返回現場,看到細節,觸摸到了紅旗渠更加真實的氣質。而真實的事物往往更加多元,更加生動,甚至更加有趣。比如,作為紅旗渠工程的主要決策者時任縣委書記楊貴,有一個在工地上因為來時匆忙沒有來得及吃飯而被餓昏的情節。當時楊貴和任羊成等幾個人正沿著渠線在工地上走,他突然覺得兩眼發黑,跌坐在地上。通訊員掏出三個紅薯面疙瘩,想掰幾塊喂到楊貴嘴里,疙瘩凍得像鐵塊掰不動,就拾柴烘火烤,楊貴吃下幾塊才睜開眼并風趣地說:“常聽人說餓死人,原來餓死也不太難受啊,一昏迷就過去了。”過了一段時間,當任羊成向別人講這件事時,被在場的楊貴厲聲制止。他這樣說:“羊成,不要說了,有誰會相信你這話呢。”語氣不是高大上,但應該是更加接近人物當時真實的心境,其中有無奈,有自信,也有領導與群眾,管理者與被管理者之間有時候難以避免的某些隔膜。這個情節因為貼切而更加讓我們感動。

      很多人都知道修紅旗渠時學生也是上了工地的。書中詳細記錄了東姚公社初中學生在空心壩工地的情形。實行“二·一”制,勞動兩天上一天課,只上語文和數學。上課時布置作業,勞動的時間里抽空自學。老師把小黑板掛在山坡樹上,也借用當地學校教室,但機會很少。也考試,但并不十分嚴格。具體勞動時學生無定額,有的負責供應大人壘砌時使用的沙子,只要能供應上不耽誤就行。有的坐在路口負責給抬石頭的大人記工號,抬石頭的人路過一次就在他們名字上畫一道。如果達不到數量民工就得加班補上。見誰身體不適,實在完不成時,有時也會偷偷給他們多畫一道。還有一個情節,學生們饑得快,往往不到開飯時間就饑腸轆轆,他們早早就把目光盯在司號員手上,一見司號員往上舉號,拔腿就往飯場跑。司號員給學生開玩笑,有一次把號舉在空中卻不吹響,學生們只好垂頭喪氣往回跑,正跑著,號又響起來。這些情節可能不宜登大雅之堂,但是,想想看,人性之義,青春之年,勞作之苦,這難道不是更真實的現場之情形嗎?

      紅旗渠工地上,婦女也頂半邊天。《渠魂》具體寫了一個叫范土芹的婦女的故事。1960年正月千軍萬馬上渠時她23歲,生罷小孩還在哺乳期,來到總干渠工地山西省平順縣白楊坡村,房東家一個小男孩出生半月喪母。范土芹本能地解開懷,把奶頭喂進男孩嘴里。白天上山修渠,中午、晚上給男孩喂奶,眼前浮現著自己孩子的臉龐。這個故事和情節的意義是多方面的,她有關美麗,有關母愛,有關舍棄與獲得,有關個體與全局,有關普通與崇高。同時也透露出,一個偉大工程的誕生包含了普通修建者多少的辛酸。書中還有寫女性掄錘打釬的情節,“十二姐妹”分為四組,每打一錘,扶釬者都要轉動一下釬桿,有時一人雙手各扶一根桿。開始不熟練,扶桿者的手經常被打得鮮血直流。熟練后,握著七八斤的鐵錘像文人握了一支筆,扶釬桿的也像捏著一根繡花針。這些平凡的青春女性在艱難勞動中所經歷的,這種由不自由到自由到快樂的過程,讓我們佩服,欣慰,心底生起無盡的漣漪。

      《渠魂》中還有許多來自五十年前修渠現場的聲音。現在我們對紅旗渠上的重點工程桃園渡橋似乎有些熟視無睹了。但是,在當時,怎么能讓渠水、河水、公路同時通過這道寬100米、深24米的自然河道,卻是修渠者們的一個大難題。馬有金組織一線民工和技術人員開會,讓大家提方案。他說:“因為你們就在現場,了解比較多,動腦筋想一想,今天總得說出個所以然來。”在座的都不吭聲,光抽煙,嗆得有人開始咳嗽起來。馬有金點將讓技術員秦永祿說,秦永祿這樣說:“把渠墻砌好后,用鋼筋和水泥在上邊現澆橋面,弄堅固,走人行車,是不是就可以下邊流洪水,中間走渠水,上層當公路了?”這樣一個在后世被反復提及的技術含量很高的項目,最初就是這樣似乎有些波瀾不驚地在某種沉悶、熱烈而又平易如常的氣氛中誕生出來的。

      有一段寫具體勞動場面的文字很傳神。“抬土是有指標的,為了完成任務,都是來回小跑,現場專門有人員負責廣播,誰抬得多,跑得快就受表揚,插紅旗;抬得少,跑得慢,受批評,插黑旗。當時人們都很要面子,誰愿意丟人現眼呀?”樸實的敘述中讓我們感到當年現場上精神之旗在飄揚。要面子,這本來就是我們這個民族得以創造奇跡的根本動力。另外一段文字現場感也很強:“東方剛露魚肚白色,大家就在一陣鳥鳴聲中起床,洗過手臉就開飯,7點吃罷上工,中午12點下工,吃罷午飯沒什么停留又趕往工地,晚上擦黑下工。兩頭都能見到月亮。一開始聽號收工,后來工地分散,有的角落聽不到,那時候又沒有手表,捉不準時間,就改成看升旗收工。工地最高山頭豎一木桿,安排專人拽一根繩子把一面紅旗升到木桿頂上,紅彤彤的迎風招展。”

      這些文字讓我們返回現場,親臨其境,仿佛觸摸到了紅旗渠精神的肌理和質地。這種感覺真是非常好的。

      但是,返回現場并不容易。都江堰當時是什么情形,我們已經很難返回現場;西安出土的秦兵馬俑方陣同樣是人工創造的奇跡,但歲月和時間的屏障早已割斷了我們的視線。如此精美恢宏的藝術造物,如果能夠再現一些制作現場秦人們的勞動細節,那該是多么的好啊!

      正是從這個角度,我贊賞《渠魂》這本書,感謝它的作者,并向廣大讀者欣然推薦之。(本文原載于人民論壇網)


     
    政務頻道 | 紅旗渠頻道 | 旅游頻道 | 社會頻道 | 我的林州 | 版權與免責聲明 | 關于我們
    主辦:中共林州市委 林州市人民政府 維護:林州市新聞中心 電話:0372-6282695
    網站標識碼:4105810012 網絡:中國聯通林州市分公司 ICP備案序號:豫ICP備08001069-2號 訪問量:
    欧美色-台湾综合网-青青草爱色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