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頁-->走進林州-->文化藝術-->文學園地
    家中剿“匪”記

     

    】作者:  來源:林州市新聞中心   時間:2019-07-01 21:01:43  瀏覽 人次

       ■申向利

       

      匪者,強盜也。

      土匪者,以半路搶劫、打家劫舍等為生。他們放蕩不羈、為所欲為,不受任何約束。

      蚊子,具有以上各種特征,不種田不打工不上班不做生意,卻攫取著人類最精華的東西——血液,是為土匪。

      與蚊子狼狽為奸的是蒼蠅。

      愛人和小女兒特怕蚊子咬。一到夏天,老公就把滅蚊滅蠅提上日程。首先買了五個蒼蠅拍,再加上去年的N個,我們人手一只還有富余,然后到處擺放,像遍布城市的自動取款機一樣,遍布全家各個角落。臥室有之,客廳有之,廚房有之,陽臺有之,過道有之,廁所有之……無論走到哪里,都可以隨時隨地進行戰斗,專拍專用,打得那蒼蠅蚊子無處躲。

      我卻很討厭蒼蠅拍。廚房做飯,嫌它礙手礙腳;餐桌吃飯,它占了老長一片“國土”,想想那曾經是我的血后來是蚊子的血我就惡心;看會兒電視,一個蒼蠅拍在茶幾上橫貫東西,讓我心情不爽。偏偏人家圖方便,放在手邊。我脾氣上來,都扔了好幾回——滿共有幾個蒼蠅?做這么大的陣勢?

      扔得多了,愛人就換了策略。

      換了一種非常溫和的方式。說網上說了,有一種植物,叫“清香木”,味道清香,但蚊蠅不喜,所以能避蚊蠅。好,花了幾十元人民幣,購來兩盆試試。一盆放在他案頭,一盆放在小女兒桌上,并且插上液體蚊香,枕頭邊有風油精備用,效果立竿見影,當晚愛人睡了個好覺。第二天就準備大購特購。

      誰知道好景不長,不知蚊子有了免疫力還是咋的,晚上繼續吹著“喇叭”侵擾。愛人發了狠招,立誓要搗毀它的巢穴,目標瞄向了廁所。在北院住著的時候。第一年夏天,行雨季節,蛆蟲順著廁所爬出來,女兒嚇得亂叫,不敢上廁所。問鄰居,說是一瓶農藥徹底解決了問題。我們如法炮制,效果顯著。但今年只有幾只蚊蠅飛舞,和那個相比,是“螢火蟲與日月爭輝”呢。但愛人依然痛下殺手。后果是,廁所根本不敢去,農藥味兒能把人嗆死。

      痛定思痛,又生一計。于是,形形色色的滅蚊燈閃亮登場。有藍色的小熊、有綠色的小兔、有白色的蘑菇。晚上,廚房、客廳、儲藏間熒光閃閃,那都是滅蚊燈在閃爍著智慧的光芒。一日,表妹和表妹夫來了,看到過道插著個白色的方盒子,還有一閃一閃的熒光。問,這是什么?我說我也不知道。愛人解釋:滅蚊燈。我的天呢,滅蚊子都快滅到大街上了。

      滅蚊燈每晚統統上班,不輪休,不準假。但愛人和小女兒仍然說睡不著、咬的不行。一日,忽然發現新大陸——電蠅拍。那是去年去某店吃飯,見老板拿了個“球拍”伸手一揮,“啪”的一聲脆響,蒼蠅灰飛煙滅。咦?這是什么?飯店老板說這是電蠅拍,瞬間高壓電流,一下就把蚊蠅擊死并燒成灰了。愛人甚奇之。回來就買了一個。今天重試,仍然雄風不減。

      有好方法就要推廣,立馬又買了一個。實行按需分配、游擊作業,哪里需要到哪里去,哪有蚊子哪工作。

      伴著連珠炮一樣的脆響,終于聽見了愛人久違的笑聲:“哈哈,哪里逃!”小女兒和她爸爸一樣,高興得不得了,拿起心愛的長笛,吹起歡快的旋律:“解放區的天,是晴朗的天,解放區的人民好喜歡……”

      晚上,正在熟睡,只聽“啪”的一聲,我一個激靈醒了,愛人邀功:“又打了一個!”我卻睡不著了:“一個蚊子又不影響我睡覺,你這一拍,驚了覺了!”

      從此,每天晚上愛人就多了一項功課,一聽見蚊子唱歌,就興奮地拿起電蠅拍,守拍待蚊:你來或不來,我就在這里,一心等你!蚊子若長時間不來,那就得主動出擊了,毛主席不說了嘛,敵退我進。就拿著拍子慢慢揮舞,像工兵掃雷一樣,我倒嚇得不敢亂動——要是拍我臉上了,不成“網紅”(紅色的網狀格子)了?

      經過一段時間的大力整治,家里成了清平世界,無蚊聲之亂耳,無蒼蠅之惡行。

      或許時間久了會懈怠,或許老公這幾天勞累顧不上剿匪。屋內蚊匪又略有抬頭,惱人得很。

      老人們說,一到白露,蚊子就不咬了,再咬,它就要腫嘴哩!

      阿彌陀佛!白露一到,剿匪就告一段落。收拾好十八般兵器,來年再戰!


     
    政務頻道 | 紅旗渠頻道 | 旅游頻道 | 社會頻道 | 我的林州 | 版權與免責聲明 | 關于我們
    主辦:中共林州市委 林州市人民政府 維護:林州市新聞中心 電話:0372-6282695
    網站標識碼:4105810012 網絡:中國聯通林州市分公司 ICP備案序號:豫ICP備08001069-2號 訪問量:
    欧美色-台湾综合网-青青草爱色影